虎科大性別關係與法律教學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台灣雲林縣,國立虎尾科技大學通識課程「性別關係與法律」教學用部落格,主要透過民法、刑法、性別工作平等法、性別平等教育法、性騷擾防治法、家暴法、大法官會議解釋等相關法律、實例、及事件,共同討論台灣目前「性別關係」(同性、異性、跨性別、跨國婚姻新移民)之法制演進與現況,使同學關注以「人權法治」觀念落實「性別平等」之重要性,強化現代公民素養。任課教師李玉璽副教授(北海道大學法學博士)。課輔地點通識中心教師研究室。email信箱nccurantaro小老鼠gmail.com(來信請具名,未具名恕不回信)
  • 1724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學性別課程少,各校性平會法律專業有待加強

大學性別課程少,各校性平會法律專業有待加強
全國大學開設的課程中,有關性別議題的課程,有很多都
開設在通識課程之中,但數量十分有限,增加緩慢,而各
大學校園性平調查又無司法實權
,專家建議校方應多找有
經驗、具法律背景委員協助性平會




大學開設57萬門課 性別議題僅1647
2016-10-31自由時報

〔記者吳柏軒、葉冠妤、李盈蒨、翁聿煌/台北報導〕熬過十二年升上大學,青年學子奔放身心,卻忘卻性別平等觀念與尊重!日前傳出校園性侵與大專迎新失序事件,教育部統計更顯示,全國大學開設的五十七萬多門課程中,有關性別議題的課程數僅佔不到千分之三。

多校迎新脫序引發爭議

輔仁大學今年五月爆發性侵案喧騰一時,景文科技大學等校在十月迎新活動逼玩噁心遊戲,如脫衣、吞口水、舔腳趾等,再度引發輿論譁然,並重新檢視校園性別平等教育成效。

世新大學新聞系學生李振均說,迎新活動刻意製造肢體接觸好拉近距離,但脫內衣褲已太逾矩。文化大學史學系大三生郭秉翰表示,迎新設計的肢體接觸,忽略身體自主權,才讓參與者不愉快。

教育部統計顯示大專性平教育仍待落實,如一○四學年大專校院開課總數有五十七萬四二五二門課,其中與性別議題相關課程只有一六四七門,僅占總數的○.二九%;而歷年統計,性別課比例從九十五年起更從未突破○.三三%。再看各校,如景文科大一○四學年只開一堂、六十二人修課,輔大則開十三堂、六百多人修課。

輔大回應,對性平工作採教育、防治及推廣,不定期辦相關演講、工作坊,也補助教授進行相關研究。景文科大主秘林淑端說,校方將在既有性平教育課程基礎上,立即強化相關課程。

教育部學務特教司長鄭乃文表示,將持續鼓勵大專開性平課,但對於校園性平事件頻傳,強調重點在「觀念建立」,應該導向良好的校園文化積累,大學生也須做好自律;將透過課程、研討會、研究補助等,希望校園的性別平等意識能扎根。
 

校園性平調查無實權 有冤難伸

自由時報
2016-10-31

〔記者吳柏軒/台北報導〕校園性侵、性騷何時休?教育部統計,光一○三年一年,校園通報的疑似性平案件數就達四七五一件,其中性侵被害人達四三八人、性騷被害人二○一○人。但是司法程序曠日廢時,學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卻受限行政調查效力,再碰上加害人跑行政救濟,讓正義更難在校園伸張。

教育部統計,校園疑似性侵、性騷擾、性霸凌等通報件數,從一百年由法規訂定罰則後逐年激增,近兩年稍趨緩。

教育部學務特教司司長鄭乃文說,校園性平案件若等到司法判決下來,當事人恐畢業、退休,憂緩不濟急,才由性別平等教育法規範;學校籌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調查性平事件,行使行政調查權,不能逮捕、拘提,而由雙方當事人或證人說明,調查後做出行政懲處,如退學、解聘等,加害人也可提行政救濟。

學者建議多找有法律背景委員

但因行政調查無實權,真相難查。如今年才爆發的輔大女學生去年遭學弟性侵,第一時間因無DNA證據,輔大性平會認定性猥褻結案,後證實性器侵入、加害人被起訴,校方改處退學,然時間早已拖過數月。

台北教育大學教務長周志宏解釋,不能怪罪性平會,但校方應多找有經驗、具法律背景委員協助判斷較好。

世新大學性別所所長羅燦煐說,過去校園性平觀念不彰,被害人難伸冤,性平法實施後漸有成效,但仍有進步空間,重點在教導所有人學會平等及尊重。

此外,校園性平調查也須注意,「調查」與「輔導」兩者不能混淆,因調查須中立,但輔導則要站在受輔者立場。

另,鄭乃文表示,性平法目前僅規範教職員工及學生,卻忽略教練、社團老師、校車駕駛、警衛等,可能是過去立法疏漏;未來將修法把這些人納入規範與調查對象,讓學校可做出解聘、不續聘等處分。

 

李柏翰/玫瑰少年的啟示:法律的能與不能
鳴人堂法律白話文
2016/10/27

(節錄)
台灣同志遊行,今年希望重啟法律與社會之間的對話,以打破「假友善」為主題,看似激進地劃破歲月靜好的表面,卻非常寫實,也呼應了上週四反性霸凌、性羞辱「精神日」(Spirit Day)的宗旨。

與性、性別有關的歧視、暴力事件總能引爆國內外社會的焦點,這個問題歷久不衰,更顯其棘手,好像不論法律如何良善,對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偏見與刻板印象始終處理不好。從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的屢屢失言,就可見性別平等教育從小做起的重要性。

法律帶來了具有「強制性」的約束,或能解決部分問題,但從來都不會因為訂完法律就沒事了,因為法始終有其「侷限性」,因此《性別平等教育法》的重點其實還是在「教育」。

事實上,自2011年修法時,《性別平等教育法》就逐漸偏重心理輔導與教育功能的重要性與必要性,也就是「宜教不宜罰」原則。即便如此,這部法律還是隨著社會變遷、觀念改變、實務需求等因素,不斷在演進(或倒退嚕)。

 

 

近幾年在實務操作上,傾向處罰的氛圍似乎越來越重,一來可能因為兒少保護的大旗下,沒有人戴得起「怠忽職守」的帽子,反而讓教育現場的彈性空間相對緊縮。二來,還是回到師資與教材本身,在一切以升學考試為主的校園中,缺乏民主的教育體制似乎無法配合法律規範中的許多善意。

 

因此,《性別平等教育法》始終有落實困難的情況,加上保守勢力反撲的趨勢,恐怕「性平教育淪黑箱,友善多元剩口號」會持續下去,直到下一場悲劇再發生。只希望,有一天眾人能領略防患於未然的價值,以實現當年制定該法的目的:

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消除性別歧視,維護人格尊嚴,厚植並建立性別平等之教育資源與環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