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虎科大性別關係與法律教學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台灣雲林縣,國立虎尾科技大學通識課程「性別關係與法律」教學用部落格,主要透過民法、刑法、性別工作平等法、性別平等教育法、性騷擾防治法、家暴法、大法官會議解釋等相關法律、實例、及事件,共同討論台灣目前「性別關係」(同性、異性、跨性別、跨國婚姻新移民)之法制演進與現況,使同學關注以「人權法治」觀念落實「性別平等」之重要性,強化現代公民素養。任課教師李玉璽副教授(北海道大學法學博士)。課輔地點通識中心教師研究室。email信箱nccurantaro小老鼠gmail.com(來信請具名,未具名恕不回信)
  • 194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粉紅T恤日

加拿大草根式自發活動成果:反霸凌日-「粉紅T恤日」 

2007年9月19日:CBC News、維基百科 教育部電子報4482011-02-17

在加拿大,每年二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三被稱為「反霸凌日」,也被稱為「粉紅T恤日」,參與的學生於當天穿上粉紅色的T恤,響應反霸凌的理念和態度。

該活動最初是由新斯科舍省Central Kings Rural High Schoo的兩位十二年級學生David Shepherd和Travis Price於2007年時發起,當時因目睹該校一位九年級男同學因為穿粉紅色上衣上學時遭遇霸凌,他們便去附近商店購買50件粉紅色T恤讓他們的朋友穿 上,第二天時,數百名同學穿上自備的粉紅色衣物一齊響應,整個學校一片粉紅色,該活動並經由CBC新聞於2007年9月19日報導。2008年2月27 日,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總理Gordon Campbell宣布該日為省紀念日,此一活動並陸續推廣到全加拿大和其他共25個國家。

該活動為學生自發性參與,目前有專屬網站提供全世界相關活動最新消息,並販賣印有停止霸凌字樣之粉紅色T恤。2011年的粉紅T恤日將於2月23日星期三舉行。

粉紅T恤日專屬網站:http://www.pinkshirtday.ca/

相關台灣新聞
教育部為了防制霸凌,從去年開始積極召開會議,陸續推動各項措施,教育部長吳清基並將每學期的第一週訂為「友善校園週」,希望一開學,就建立校園友善風氣,防制霸凌發生。 並參考加拿大作法,推廣反霸凌的-「粉紅T恤日」,防制霸凌發生,所不同的是,加拿大乃始於學生自發活動,並無學校當局干預指導,而台灣則為教育當局由上而下的宣導推廣,欠缺迴響。實則霸凌問題不是只靠身穿粉紅衣或張貼貼紙就能解決。更應在法律制度層面提出具體有效的處理方式

校園零霸凌/他山之石 粉紅T反霸 遊戲學自保
【聯合報╱記者薛荷玉/專題報導】

 

加拿大發起「粉紅T恤日」運動,學生穿上粉紅色衣服或配件到校,宣示反霸凌。圖為美國初中學生響應粉紅T恤日。 圖/取自Bryant Middle School 網站
反霸凌,有什麼更好的做法?加拿大、紐西蘭、英國學生在「粉紅T恤日」穿著粉紅衣飾到校,宣示反霸凌立場;芬蘭的KiVa計畫則著重改變霸凌旁觀者的態度,要「好人站出來」!

加拿大自二○○八年發起「粉紅T恤日」(Pink Shirt Day)運動,學生自發性地在二月某一天,穿上帶有粉紅色的衣服或配件到學校,標示自己反霸凌的態度。今年粉紅T恤日訂在二月二十三日。

加國 學生團結反制

粉紅T恤日組織認為,校園反霸凌最重要的是來自學生的認知、覺醒,不能只靠外力介入干預;為了喚起年輕學子的響應,他們大量使用臉書、推特等網路工具,甚至舉辦校園演唱會吸引學生們支持,要讓反霸凌成為很「酷」的運動。

為何是「粉紅色」T恤?創辦活動的單位表示,這是真實的故事,一名男學生只因穿了件粉紅色襯衫到學校,就被羞辱霸凌,知情的男女同學們去量販店買了五十件粉紅T恤,穿到學校來聲援他,讓霸凌者知難而退。

芬蘭教育部在二○○六年推動全國性的KiVa反霸凌計畫,這套反霸凌模式是對七十八所學校的八千名學生試驗過的實證型計畫,實施後,校園內霸凌他人者減少了一成七,受凌者則減少了三成。

芬蘭 輔導計畫奏效

一般反霸凌計畫著重在霸凌者的輔導,KiVa計畫特別專注在旁觀者的輔導,研修這項計畫的德庫(Turku)大學認為,旁觀者是最容易被改變的一群,只要他們當中有人報告老師、或挺身而出,霸凌行為就會被中止。

KiVa計畫發展出許多電腦遊戲,讓學生在虛擬環境中學會碰到各種霸凌情境時保護自己。此外,每校都有輔導老師組成的霸凌團隊,在適當時機把霸凌者與受凌者聚在一起持續輔導;每班還必須訂出班規,每位學生都要簽名。

芬蘭KiVa計畫因卓越的反霸凌成效,在去年十二月打敗歐盟其他國家提出的十六項方案,贏得歐盟犯罪預防競賽首獎。(系列完)

【2011/01/05 聯合報】

 

校園反霸凌 不能只靠作秀

更新日期:2011/02/17 00:07 游婉琪

【記者游婉琪台北報導】教育部大動作發動全台學校串連反霸凌表演,無論身穿粉紅衣,還是大跳保庇舞,紛紛成為反霸凌花招。全國教師會呼籲,反霸凌除了口號,更應檢討霸凌根源,建議修法賦予家長「帶薪親師日」,給與親師更多支持。

16日上午,各級學校宛如嘉年華會使勁搬出各項反霸凌招數,教育部各司處官員出巡視察各地校園反霸凌行動。全國教師會理事長劉欽旭表示,種種行動可看出教育部極度重視霸凌問題,也讓被霸學生更有自覺向霸凌說不。

▲教育部發動全台中小學串連反霸凌宣誓活動,全國教師會等民間團體16日呼籲反霸凌除了口號,更應提出具體有效的處理方式。(圖文/郭晉瑋)

讓家長進入關懷體系

劉欽旭話鋒一轉,直指霸凌問題不是只靠身穿粉紅衣或張貼貼紙就能解決。學校每學期一次的親師日,家長經常「該來的沒來」,原因在於勞工階級家長明知學生在學校遭遇許多問題,卻因不願被扣薪而不敢請假,將問題丟給老師。

兒童及少年福利法》修法時,曾有立委提出賦予家長「帶薪親職假」,由企業或政府吸收成本,讓家長無後顧之憂,定期到學校與老師溝通,關心學生在校表現。

當時這項規定因無法取得各界共識,可是,家長教養小孩責無旁貸,不能把問題丟給學校而毫無自覺。政府為了支持家長的教養,應編列預算或與企業溝通,保障父母不會被扣薪的親職假。

立委楊麗環表示,無法全面提供家長帶薪親職假的情況下,她希望優先補助經濟弱勢或勞工階層家長,推動《兒少法》修正,讓領日薪的家長不必為了請假到學校參加親師日,增加經濟負擔。

審慎訂定親職假細則

劉欽旭表示,親職假可依家庭子女數調整,建議每名學生每學期可享8小時親職假。子女數越多、家長帶薪親職假時數越多,以時數而非以天數計,給家長更多彈性,選擇分次到校和老師溝通。

教育部次長林聰明肯定帶薪親職假的構想不錯,但影響層面很大,可行性有待研究。他舉例老師、醫生、護士為例,他們也身為家長,如果同一天舉行親師日,可能會有許多問題,絕非教育部能片面決定。

教育部國教司司長鄭來長認為,真正需要和老師溝通的是有問題學生的家長,倘若給與家長親職假,就應強制家長到校參加親師活動。他提醒親師溝通不只在親師日這一天,應從平時的電話聯繫、家庭訪問或聯絡簿保持密切關係。

輔導人力只顧大都市

教育部承諾將於2年內補齊社工及專業輔導員人力,日前修正通過的《國教法》第10條規定,國中小班級在55班以上者,應至少設置專業輔導人員一名。劉欽旭建議充足專業輔導人力的經費應專款專用,不能採取一年一聘,學生輔導工作不能中斷。

社會工作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代表黃韻如表示,若以55班以上學校才有一名專業輔導人員才看,只會讓資源集中於都會區和明星學校,原本條件較差的偏鄉小校更容易發生霸凌。

黃韻如以過往經驗指出,每名社工師平均最多輔導5所學校,依照教育部每人輔導20校規定,比照每個月22個工作天,社工員只能像督學走訪各校,收取報表公佈黑名單,做做表面功夫。

台少盟秘書長葉大華建議教育部增制專業輔導人力可採雙軌並行制,如新北市

台北市等都會地區,非營利組織社工入駐校園已累積不少經驗,教育部不要忽略地區社工組織的力量,審慎做好品質把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